bet娱乐平台

旷世才女李清照,与宰相之子赵明诚,是如何相识相知的?

  原创帝国的脸谱昨天我要分享

  世上所有的爱情,只有相互吸引,惺惺相惜,才是美好的。而如果吸引再增添一份倾慕,则更是文艺伉俪、神仙眷侣,让人羡煞了。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相识、相知、相爱、相恋,就是如此。

  

  李清照与赵明诚可谓门当户对。李清照,山东济南人,父亲李格非,宋哲宗、宋徽宗时期官员,官至礼部员外郎。赵明诚,山东诸城人,他的父亲赵挺之,宋徽宗时曾官至宰相。李家与赵家既是同朝为官的同僚,又是同为山东人的老乡,孩子们一个是待字闺中的俏佳人,一个是当朝名宦的公侯子,人们一撮合,自然就成就了这段婚姻。

 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(1101),18岁的李清照与21岁的赵明诚结成了夫妻。二人年龄相近,爱好也相近,夫唱妇随,皆有才学,婚后的感情十分之好,虽然二人的结合也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但却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婚姻。二人婚前并不熟知,但婚后却琴瑟和谐,感情深厚。

  唯一不够美满的是,当时赵明诚还在太学读书,寄学于京城,夫妻新婚燕尔,聚少离多,难免生出许多离愁别绪,尤其是李清照,为人感性,而又依恋爱人,颇受相思的煎熬,秋风惨淡之际,月上西楼之时,更是无法排遣,所有的相思,都化作了笔底的涟漪,于是,一首《一剪梅》自然流露:“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 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

  

  另外还有一首《醉花阴》,也是李清照对丈夫的相思之作:“薄雾浓云愁水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透。 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  关于《醉花阴》,还有一段他们夫妻间有趣的故事。赵明诚在太学读书期间,李清照写了大量的相思词作寄给丈夫,赵明诚一一品味,觉得妻子的词真是写得好,自叹不如,内心颇有些醋酸的味道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词作水平不比妻子差,赵明诚闭门谢客,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几天几夜,苦吟不止,竟然一连写了50多首词。

  然后,赵明诚拿着这50多首词作,与李清照的《醉花阴》合在一起,特送给对词有深入研究的同学陆德夫看,请他评一评,想与妻子的创作水平一比高下。谁知陆德夫看完后,却说:“我阅读再三,感觉这些词作里面,只有三句最好,反复吟诵,越吟越有味道。”赵明诚说:“请问是哪三句?”陆德夫几乎脱口而出吟诵道: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  

  赵明诚一听,差点没晕过去,自己苦心创作了50多首词,竟不如妻子这三句。看来,自己在词的创作上,与妻子相比,确实差距不小。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